玄北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风渐隐www.ytwfp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完善法律,消灭吃绝户陋习!”

“完善法律,消灭吃绝户陋习!”

帽儿胡同,张氏正在洗米煮粥,眼神有些呆愣,她女儿打了个哈欠从屋内走出来。

“娘,外面怎么那么吵?”

张氏回过神来,擦了一下手,“回去套件衣服,别冻着。

“张家的,到我们这了!”

张氏也顾不上手里的活急忙往外走。

等她女儿穿好衣服再出来,发现院子已经空无一人。

"娘?"

就好像传染了一样,越来越多女人悄无声息出了家门,也有很多躲在家中不敢冒头。

邻居一脸高兴,“只是跟着书生后面走一走就能拿到一百文钱,这不就是捡钱吗?”

昨日她们这胡同来了人,只说明日听到街上的口号声就出来跟上一段,为年轻人壮壮胆

还只招女人,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,谁能想到会落在她们怀里。

女人们可不在乎背后人有什么目的,一百文对外城大部分家庭都是一笔不小收入。

就跟着走一段路,又不浪费多长时间,她们可愿意了。

张氏跟邻居到了胡同口,就看见有人冲她们招手。

“记住不要说话,就跟在书生身后,他们什么时候散,你们就什么时候散,结束后来找我领钱。”

胡同口的人两人都不陌生,是一位报人,经常出入她们胡同,她一说,张氏就被邻居拽着往街上跑了。好在那群年轻书生走得并不快。

游街的队伍越来越庞大,数百学子带头,身后跟着一群沉默的女人。

再之后有人自发加入队伍中。

乾清宫内几伙臣子吵得面红耳赤,甚至吵出了火气,堂堂大殿之上厮打成一团。

皇帝冷眼旁观,将臣子反应都看在眼里。

"皇上!”

费扬古再次来报,“皇上,外面又多了一群学子,现在天/安/门外足有六百多位学子,还多了近一千妇人!”皇帝面无表情询问,“国子监祭酒干什么吃的?怎么还未将此事平息?”

费扬古没好说国子监离皇言有一段距离,祭酒还在赶来的路上。

裕亲王福全王府就在皇宫附近,他接到皇帝召见命令后特意绕到了天/安/门正门。

天/安/门正门此刻是如临大敌,墙头站满了士兵。

学子们并未靠近天/安/门,而是停留在天/安/门外的那条大街上,就这么远远冲着皇宫高喊,“完善法律,消灭吃绝户陋习!”裕亲王摇摇头,这群愣头青是一点也不怕把事情给闹大了。

他从侧门进宫,迅速地往乾清宫快步走去。

“奴才叩见皇上。”

“平身,裕亲王来得正好,跟朕说说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皇帝开口询问。

“回皇上,依奴才看来,这群学子是有诉求,不如皇上派人了解一下,只要满足这些人自然也就散去了。”“奴才不同意裕亲王的说法!”索额图捂着左边眼眶道:“朝廷不能妥协,妥协一次就会有第二次,这些学子日后必以游街为手段来拿捏朝廷!”明珠摸了摸红肿的嘴角,“皇上,这群学子出现得太过蹊跷,背后必然有人,奴才也认同索额图的话,只是当务之急是平息学子愤怒,之后再处理贼首。皇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确认此事明珠是不知情。

他又扫到索额图嘴角的微笑,心里起了疑。

皇帝又看向一旁听政的太子。

“胤礽,你有何见解?”

正吃瓜吃得快乐的太子被提到名字打了个激灵。

“汗阿玛,儿臣觉得索额图说得有理,朝廷不应该被一群学子拿捏。

皇帝心里有几分失望,太子还是没有明白历朝对学子态度宽容的原因。

只要不涉及谋反,学子是能安抚尽量安抚。

考虑到儿子还年幼,考虑不周全也是正常。

王士祯被马驮到了天/安/门。

下马后看到那数百学子,他深吸一口气,大声吼道:“谁带头的,给我站出来!”

在场有不少国子监学子,这会儿看见祭酒来了,纷纷掩面闪躲。

站在头一排的一名年轻学子,一脸坚定走出来。

“祭酒,我们今日是为真理而战,先贤曾经说过,‘土匪闯入左邻家中,我选择沉默,土匪闯入右邻家中我还是选择沉默了,直到土匪闯入我家中,环顾四周才发现无人帮我’。”“祭酒,请原谅我们无法沉默下去,这次若选择沉默,就默认允许了这种世俗陋习,未来被吃绝户的可能是我们,是我们的子孙!”“世道在礼乐崩坏,连知县家眷都被吃绝户,那些没有礼义廉耻的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?”

王士祯眼神里闪过一丝赞赏,嘴里却是把人狠狠骂了一通。

"胡言乱语,哪位先贤说过这样的话?”

“回祭酒,一位叫鲁迅的先贤!”站在前排另一位学子抢答道。

鲁迅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是中医,不是神棍

是中医,不是神棍

烟波碎
医者易也,罗裳先学易,后学医,医学数术皆精。因为意外,重生到八十年代,穿成了青州八院中医科的年轻中医。她穿来的时机并不好。赶上医院改革,要裁掉大部分中医,将原中医科外包,罗裳也在被裁之列。烂牌开局,罗裳放下面子,离开了八院,开了属于自己的中医馆。等她重新出现在八院时,已是某院特聘的中医专家。韩沉集训归来,才知家里的房子被租给一个小姑娘开医馆了。小姑娘一看到他就甜甜叫韩大哥,韩沉绷着脸,内心是警惕的
都市 连载 8万字
成蝶[娱乐圈]

成蝶[娱乐圈]

今婳
1:分手多年,路汐没想到还能遇见容伽礼,直到因为一次电影邀约,她意外回到了当年的岛屿,竟与他重逢。男人一身西装冷到极致,依旧高高在上,如神明淡睨凡尘,触及到她的眼神,陌生至极。路汐抿了抿唇,垂眼与他擦肩而过。下一秒,容伽礼突然当众喊她名字:“路汐”全场愣住了。有好事者问:“两位认识”路汐正想说不认识。却见容伽礼神色自若,薄唇漫不经心溢出句:“抛弃我的前女友。”2:所有人都以为容伽礼这样站在权贵圈顶
都市 连载 21万字
被远古病毒标记后[人外]

被远古病毒标记后[人外]

梨花疏影
5月28日入v,有万字更新掉落~专栏接档文:恋爱脑绑定退婚流系统后 清禾穿成末世o文的小白花女主,按照原作剧情,她会被男主花式强制爱,虐身虐心,最后喜提HE。 穿越来时,她正在经历原作最初、也是最经典的剧情——禁闭强制爱。 她与男主在荒星洞窟独处,男主将她关入科考队刚刚发掘出的工作箱内,要她窒息而死。 当然,这只是男主强制play中的一环,他斜靠在箱体外,笑容邪气散漫。 他故意吓唬清禾: “听说这
都市 连载 17万字
肉骨樊笼

肉骨樊笼

尾鱼
——女娲补天的石头,从哪来,补在哪?已知挡的并不是洪水,那到底是什么?
都市 连载 24万字
继兄在上

继兄在上

第一只喵
#“想好了吗?妹妹。”# # 踏进我的樊笼。 # 苏樱有三个继兄。 卢元礼骄横跋扈,视她为掌中之物 卢崇信偏执阴郁,对她虎视眈眈 唯有裴羁光风霁月,名动天下 可苏樱最怕的,就是裴羁。 当年她随母亲二嫁入裴家,致使裴羁家庭离散,父子反目 而她更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接近他,利用他 这段往事裴羁从来不提,但她深知他必定对她深恶痛绝 亦不敢再与他有任何瓜葛。 直到母亲故世,唯一可依靠的未婚夫被迫离开长安
都市 连载 12万字
念能力是二次元武器系统

念能力是二次元武器系统

甘木凛
【预收:《天然卷死鱼眼糖分控x2》】正在重温老番的我穿越到同人小说公认高危的猎人世界。还好初始地是鲸鱼岛。就在我下定决心在这个民风淳朴的地方宅一辈子的时候,叮咚,脑子里果然出现了一个系统。系统:想知道生命的真正意义吗?想真正——我:太老套了,闭嘴吧。系统:勇敢的少女啊!你来到这个世界的真正意义——必定是冒险!是冒险啊!当个死宅绝对达咩!!是这样的,像很多穿越者一样的典中典,我脑子里绑定了个系统。像
都市 连载 1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