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灵根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风渐隐www.ytwfp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傅凭司闻言,神色微怔。

旋即,他抬眸看向盛明盏那边的床头柜,注意到放在那里有些突兀的漆黑坛子。

傅凭司低声道:“它在说什么?”

盛明盏同样压低了声音:“它喊我妈妈,说妈妈好,爸爸坏,让妈妈千万别吵醒爸爸,爸爸会杀了它的。”盛明盏说罢,静下心来,又听了听,

明游,下心来又听7听,它好像察到你过?

“它好像察觉到你醒过来了,没再说话。”

傅凭司起身,将房间的主灯打开。

明亮的灯光下,漆黑坛子泛着深幽的光,上面的血从坛盖上溢出来,呈流水状挂在坛外壁。

盛明盏垂眸看了眼自己的指尖,

傅凭司将他拉起来,带到卫生间,用流水冲掉他手上的血。

染了点儿血。

做完这一切,傅凭司才问:“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盛明盏摇头:“好像没有,就是它把我从睡梦中给吵醒了。

“我在晚上的故事会中,讲了这个‘明星养小鬼”的故事,晚上就有鬼孩子来喊我‘妈妈’。”盛明盏回想道,“那其他讲过故事的其他四个人,今晚也会遇见类似的噩梦了?”小说家的“未来的我杀不死过去的我”。

画家的“学我者生,似我者死”

医生的“吃一根肠子,就得还一根肠子”。

丁小影的“噩梦庄园讲故事”。

这四个故事里面,听起来好像是画家的故事最为危险

小说家不会被杀死,医生没有主动吃肠子,丁小影的套娃式讲故事。只有画家的故事里,有个画家成为了画。“也不是一定就难以破解。

傅凭司沉吟说:“画家的故事里,有两个画家,一个模仿者,一个原创者。只要画家认定自己是原创者,被框进画里的,就是模仿者。”盛明盖眸光亮起来,

“懂了。

“画家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第一次进副本的人。”

老手肯定会比新手更加谨慎。

傅凭司把人抱进怀里,低头亲了亲盛明盏,道:“我们换个位置睡。”

两人走出卫生间,傅凭司坐在先前盛明盏入睡的那边床,垂眸看了眼床头柜上摆放的漆黑坛子。

两人上床后,盛明盖抬手关掉房间主灯,躺进被子里。

傅凭司贴近时,盛明盏突然想到一件事,叹了声气。

傅凭司问:“怎么在叹气?

盛明盏在被窝里伸手戳了戳他男朋友的腰身,问道:“哥哥,你说两边时间是基本同步的,那我要在这里待七天,上课怎么办?不就缺席了吗?我的课堂平时分。不知道为什么,傅凭司感觉在副本里讨论这种事情,有些奇怪,像是身处高压环境下存在着一种莫名诡异又和谐的氛围。盛明盖戳着他的腰身,略微有些痒。

傅凭司捉住盛明盏的那只手,失笑地说:

“缺席了课的话,事后向你们的班导补一张请假条吧。”

“烦。”盛明盖道,“有请假条,上课老师还是不管,会扣平时分的。”

期末成绩由平时成绩和考试卷面成绩组成,平时成绩占比还是挺大的,就算考试卷面成绩满分,平时分低,也很麻烦。奖学金有可能失之交臂。

奖学金不单单是成绩好就行,还得全面发展的人才,该参加活动的,得参加活动,该社交的,得社交才行。傅凭司听完盛明盖的小声嘀咕,低声哄说:“那我给你保底,设置一个‘盛明盖专属奖学金’,要是你的卷面成绩在年级排名靠前,我就给你发奖学金。”他要奖学金,是给男朋友买礼物的,那要是这个“盛明盏专属奖学金”出自男朋友之手,被他得了,最后他又用这笔钱给男朋友买礼物,那不是从男朋友的左手往右手倒钱吗“这不一样。”盛明盏强调道。

盛明盏握紧拳头,给自己鼓励:

“我一定会得奖学金的。

“好的,你一定会得奖学金。”傅凭司轻笑,“那我的‘盛明盖专属奖学金”,还是有效,到时候我家小朋友就有双份奖励了。”盛明盏窝在傅凭司怀里,安心地进入梦乡之中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迷迷糊糊的梦境里面,又响起那道天真稚嫩的声音,在喊他:“妈妈!妈妈!妈妈,你不爱我了,你真然把我的存在告诉爸爸,爸爸好凶,他在蹬我!”盛明盏眼睫轻颤,又被吵醒了过来。

他睁开眼,发现他和傅凭司换了位置后,漆黑坛子在他睡觉的时候,又偷偷跑来了他现在睡觉的地方。傅凭司先于盛明盏醒来,此刻察觉到怀中人的动静,声音极轻:“宝贝,你又被吵醒了?”

盛明盏坐起身来,道:“我想起来了,我没给孩子吃糖呢。

他欲下床去找自己的外套

傅凭司伸手拦住盛明盏起身的动作,道:“我去找。

盛明盏坐回床上:“在我的外套里。

晚上吃饭的时候,他在餐厅里抓了一把糖果揣外套衣兜里。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是中医,不是神棍

是中医,不是神棍

烟波碎
医者易也,罗裳先学易,后学医,医学数术皆精。因为意外,重生到八十年代,穿成了青州八院中医科的年轻中医。她穿来的时机并不好。赶上医院改革,要裁掉大部分中医,将原中医科外包,罗裳也在被裁之列。烂牌开局,罗裳放下面子,离开了八院,开了属于自己的中医馆。等她重新出现在八院时,已是某院特聘的中医专家。韩沉集训归来,才知家里的房子被租给一个小姑娘开医馆了。小姑娘一看到他就甜甜叫韩大哥,韩沉绷着脸,内心是警惕的
都市 连载 8万字
成蝶[娱乐圈]

成蝶[娱乐圈]

今婳
1:分手多年,路汐没想到还能遇见容伽礼,直到因为一次电影邀约,她意外回到了当年的岛屿,竟与他重逢。男人一身西装冷到极致,依旧高高在上,如神明淡睨凡尘,触及到她的眼神,陌生至极。路汐抿了抿唇,垂眼与他擦肩而过。下一秒,容伽礼突然当众喊她名字:“路汐”全场愣住了。有好事者问:“两位认识”路汐正想说不认识。却见容伽礼神色自若,薄唇漫不经心溢出句:“抛弃我的前女友。”2:所有人都以为容伽礼这样站在权贵圈顶
都市 连载 21万字
被远古病毒标记后[人外]

被远古病毒标记后[人外]

梨花疏影
5月28日入v,有万字更新掉落~专栏接档文:恋爱脑绑定退婚流系统后 清禾穿成末世o文的小白花女主,按照原作剧情,她会被男主花式强制爱,虐身虐心,最后喜提HE。 穿越来时,她正在经历原作最初、也是最经典的剧情——禁闭强制爱。 她与男主在荒星洞窟独处,男主将她关入科考队刚刚发掘出的工作箱内,要她窒息而死。 当然,这只是男主强制play中的一环,他斜靠在箱体外,笑容邪气散漫。 他故意吓唬清禾: “听说这
都市 连载 17万字
肉骨樊笼

肉骨樊笼

尾鱼
——女娲补天的石头,从哪来,补在哪?已知挡的并不是洪水,那到底是什么?
都市 连载 24万字
继兄在上

继兄在上

第一只喵
#“想好了吗?妹妹。”# # 踏进我的樊笼。 # 苏樱有三个继兄。 卢元礼骄横跋扈,视她为掌中之物 卢崇信偏执阴郁,对她虎视眈眈 唯有裴羁光风霁月,名动天下 可苏樱最怕的,就是裴羁。 当年她随母亲二嫁入裴家,致使裴羁家庭离散,父子反目 而她更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接近他,利用他 这段往事裴羁从来不提,但她深知他必定对她深恶痛绝 亦不敢再与他有任何瓜葛。 直到母亲故世,唯一可依靠的未婚夫被迫离开长安
都市 连载 12万字
念能力是二次元武器系统

念能力是二次元武器系统

甘木凛
【预收:《天然卷死鱼眼糖分控x2》】正在重温老番的我穿越到同人小说公认高危的猎人世界。还好初始地是鲸鱼岛。就在我下定决心在这个民风淳朴的地方宅一辈子的时候,叮咚,脑子里果然出现了一个系统。系统:想知道生命的真正意义吗?想真正——我:太老套了,闭嘴吧。系统:勇敢的少女啊!你来到这个世界的真正意义——必定是冒险!是冒险啊!当个死宅绝对达咩!!是这样的,像很多穿越者一样的典中典,我脑子里绑定了个系统。像
都市 连载 1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