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无声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风渐隐www.ytwfp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洛雠当年看到时,也是这么想的,他第一时间就问了那名邪修,这东西有多少人见过。

那邪修说是他机缘巧合得来的,只有他自己看过,他也没有试过。主要是材料放在如今太难寻,就单单是其中的“三魂草七魄花”,如今能瞧见一株,在拍卖会上都能炒出天价,那东西自上古时期结束后就绝迹了,只存在于传说中。

洛川雪没有把玉简放回去,而是收进了自己的储物袋里:“无论如何,都不能再叫其他人瞧见。”

他知道的事没有洛雠那么多,现下的猜测就是万一是有人故意引他们进来,或者就是寒山呦呦他们布的局,他们进不来这个地方,这个地方只有人修能进来,她故意想让他们将这些东西带出去给他们……

那个骨鞭还好,本身也是大妖遗骨,洛川雪觉得给就给了,神兵又如何、会为他们添几分助力也无所谓,终究不是他们的东西,可这个……不是添不添助力的问题了。

而是若有人用,那必定是一场生灵涂炭。

不过话说回来……

洛川雪轻叹一口气:“果然这事上没有什么容易的事。”

那三魂草七魄花,早已绝迹,去哪儿找?

洛雠淡淡:“不用急。”

他说:“未来会有一处秘境现世,里头就有。”

而且还不止一两株。

洛川雪眼睛亮了下:“那这还真是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啊。”

洛雠:“嗯。”

是啊,这一切都太巧。

也不知道是因为拿了玉简还是石碑裂了,反正门又可以打开了。

洛川雪忍不住吐槽:“这到底谁设计的地宫,不拿点东西不给离开是吧。”

他推开门后走进去,就到了大了许多的宫室,这里和前面那几个都有些不一样了,这个石室不仅大很多,东西也要更丰富一些,四面墙都有壁画不说,穹顶也做了特殊的设计,有着繁琐漂亮的花纹,瞧着有些乱人眼。

中间更是摆了一张木制的矮桌,桌子造型特殊,桌面是平滑的,但底下似乎雕刻的是龙凤呈祥,实心的,龙凤呈祥的浮雕刻纹蔓延而上,再到桌面两边支出三个头,一边是龙头,一边是凤头与凰头,整体是黑色的,只是镶嵌了些珠宝在上头做点缀,华贵非凡。

洛雠一眼就看出来了:“那是墨玉木…竟然有人拿墨玉木做桌子。那上头镶嵌的东西恐怕也不是俗物,寻常珠宝甚至是灵石,都无法嵌在墨玉木上,这东西是从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,虽说现在因为环境发生改变,和从前有些不一样了,但它的矜贵和‘难伺候’还是一等一的,不会允许俗物落在它身上。”

洛川雪有点惊奇:“我没在《天下志》里瞧见过,百宝阁出品的《珍稀奇物一览》里也没有。”

这些都是会记载奇珍异宝的,连天生剑骨和后期修炼成的剑骨都记录在其中。

尤其是《天下志》,详细到连境界都做了许多说明,还把一些不同的看法和声音记录在了里面。

譬如引气入体,就是一个人吸纳天地灵气入体,若是学会留存在体内转一个周天,那便自然突破至炼气一层。

炼气期总共十八层,这里又是一个分水岭。几乎每个修士服用筑基丹,为日后的金丹开辟丹府基台。

不过即便是服用筑基丹,也要看天赋,天赋好的,最低劣的筑基丹也能开辟丹府,若是天赋差些,就要“砸”筑基丹了。

而筑基之后就是金丹,金丹也分前中后三个境界,再是元婴、分神与合体,世人很早就将分神合体看作一个大境界,在这大境界里又分作六个小境界,分别是分神前中后、合体前中后,因为这里主要修的是神魂。

合体后便是洞虚前中后、大乘前中后、渡劫前中后,再至飞升成仙。

“我也是后来手底下有一个树妖同我说的。”洛雠道:“她是梧桐一族,族中有零星记载一些关于凤凰的事,墨玉木就也跟着凤凰一块儿出现在了上头。因为双方相看两生厌,梧桐一族同墨玉木一族关系也一般。但墨玉木是天生灵树,自种子时便朦朦胧胧有灵识,不过据说其永远无法修炼出形态与真正的神魂。”

“至于其作用,据说是比神魂树还要好的养魂之物,还能借此修炼神识,而且是无伤修炼,没有上限。”

一般来说,即便有神魂树,修炼神识也有一个上限,受境界影响。

比如引气入体时是修不了神识的,这时候身体还没有完全经过灵气的改造,体内没有灵力,若是修炼神识,稍有偏差就会导致脑袋爆炸。

不过亦有一说是天生剑骨就不一样了,天生剑骨从出生起根骨就与寻常修士不同。

但要是有墨玉木,也能没有这个顾虑。

有墨玉木的话,可以在修炼中潜移默化地拓展识海,一个炼气期勤加修炼、依靠墨玉木,都有可能练出渡劫期的神识。

渡劫期的神识有多恐怖,看洛雠就知道。

他可是哪怕没有身体,也能够凭借神识动用天地灵力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是中医,不是神棍

是中医,不是神棍

烟波碎
医者易也,罗裳先学易,后学医,医学数术皆精。因为意外,重生到八十年代,穿成了青州八院中医科的年轻中医。她穿来的时机并不好。赶上医院改革,要裁掉大部分中医,将原中医科外包,罗裳也在被裁之列。烂牌开局,罗裳放下面子,离开了八院,开了属于自己的中医馆。等她重新出现在八院时,已是某院特聘的中医专家。韩沉集训归来,才知家里的房子被租给一个小姑娘开医馆了。小姑娘一看到他就甜甜叫韩大哥,韩沉绷着脸,内心是警惕的
都市 连载 8万字
成蝶[娱乐圈]

成蝶[娱乐圈]

今婳
1:分手多年,路汐没想到还能遇见容伽礼,直到因为一次电影邀约,她意外回到了当年的岛屿,竟与他重逢。男人一身西装冷到极致,依旧高高在上,如神明淡睨凡尘,触及到她的眼神,陌生至极。路汐抿了抿唇,垂眼与他擦肩而过。下一秒,容伽礼突然当众喊她名字:“路汐”全场愣住了。有好事者问:“两位认识”路汐正想说不认识。却见容伽礼神色自若,薄唇漫不经心溢出句:“抛弃我的前女友。”2:所有人都以为容伽礼这样站在权贵圈顶
都市 连载 21万字
被远古病毒标记后[人外]

被远古病毒标记后[人外]

梨花疏影
5月28日入v,有万字更新掉落~专栏接档文:恋爱脑绑定退婚流系统后 清禾穿成末世o文的小白花女主,按照原作剧情,她会被男主花式强制爱,虐身虐心,最后喜提HE。 穿越来时,她正在经历原作最初、也是最经典的剧情——禁闭强制爱。 她与男主在荒星洞窟独处,男主将她关入科考队刚刚发掘出的工作箱内,要她窒息而死。 当然,这只是男主强制play中的一环,他斜靠在箱体外,笑容邪气散漫。 他故意吓唬清禾: “听说这
都市 连载 17万字
肉骨樊笼

肉骨樊笼

尾鱼
——女娲补天的石头,从哪来,补在哪?已知挡的并不是洪水,那到底是什么?
都市 连载 24万字
继兄在上

继兄在上

第一只喵
#“想好了吗?妹妹。”# # 踏进我的樊笼。 # 苏樱有三个继兄。 卢元礼骄横跋扈,视她为掌中之物 卢崇信偏执阴郁,对她虎视眈眈 唯有裴羁光风霁月,名动天下 可苏樱最怕的,就是裴羁。 当年她随母亲二嫁入裴家,致使裴羁家庭离散,父子反目 而她更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接近他,利用他 这段往事裴羁从来不提,但她深知他必定对她深恶痛绝 亦不敢再与他有任何瓜葛。 直到母亲故世,唯一可依靠的未婚夫被迫离开长安
都市 连载 12万字
念能力是二次元武器系统

念能力是二次元武器系统

甘木凛
【预收:《天然卷死鱼眼糖分控x2》】正在重温老番的我穿越到同人小说公认高危的猎人世界。还好初始地是鲸鱼岛。就在我下定决心在这个民风淳朴的地方宅一辈子的时候,叮咚,脑子里果然出现了一个系统。系统:想知道生命的真正意义吗?想真正——我:太老套了,闭嘴吧。系统:勇敢的少女啊!你来到这个世界的真正意义——必定是冒险!是冒险啊!当个死宅绝对达咩!!是这样的,像很多穿越者一样的典中典,我脑子里绑定了个系统。像
都市 连载 1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