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有青木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风渐隐www.ytwfp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乐归也是刚从险境逃生,脑子尚且有点不清醒,说完那句‘来呀来呀’之后

,就对上了

帝江颇有威慑力的双眸。

她丝滑跪地:“尊上我错了。”

“脏。”帝江眼底流露一丝嫌弃。

乐归顺着他的视线低头,才看到自己的裙子因为跪地沾了泥。

自从把那身具备自洁功能的工作服以三千两的价格卖掉后,她就一直穿凡人的粗布麻衣,弄脏是常有的事,前几天全靠合欢宗宗主施舍一些清洁术,才勉强维持干净,但稍有不慎还是会弄脏。她抠了抠膝盖上的泥,刚抬头要说什么,帝江的指尖便点在了她的额头上。

经历过一次漫长又令人窒息的欢愉后,他每次做这个动作,乐归都心有余悸,这一次也是习惯性要躲,却还是慢了一步。冰凉的灵力注入脑海,她一个激灵,能清楚地感觉到身上的伤口在快速愈合,因为在比试台上各

“谢谢尊上。”她乖乖道谢。

帝江居高临下地看着她:“后天第二场比试,要赢。

...尊上,你要求会不会太高?”乐归尽可能委婉。

帝江盯着她看了半晌,道:“敢输,就杀了你。”

[草草草草草他这句绝对是真的!]

帝江勾起唇角,转身便要离开,乐归下意识去抓他的衣角,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消散于空气中。

“尊上你别走啊,你还没说我要怎么赢呢,第一场靠防御法器就行第二场可是一对一啊!尊上!尊上!”乐归歇斯底里。然而已经无人可以回答她的问题。

刚才还热闹非凡的比试台周围只剩乐归一人,她轻舒一口气,把镜子从怀里掏出来用力砸在了地上。还以为她已经忘记报仇的镜子:.....”

凭一介凡人之力强行在镜子上制造出两根裂痕后,乐归才心满意足地回到合欢宗大本营,结果一进门不出意外地遇见了三堂会审。“宗主。”乐归乖巧行礼,手指结出的依然是错误姿势。

合欢宗宗主懒得管教她的姿势问题,只是淡淡问一句:

“你有报名玉简的事,为何不同本座说?"

都自称本座了,看来事态很严重。

乐归轻咳一声:“弟子也不想隐瞒宗主,但弟子曾经答应过前辈,不会将这件事告知任何人。”

“前辈?”合欢宗宗主敏锐抬头。

乐归:“是呀,一位非常厉害的前辈,弟子也不知道他姓甚名谁,只知道他一头白发,胡须及胸,总是笑呵呵的,因为弟子给了他一颗桃子,便送了弟子一枚报凡间名额五十个,其中五大宗门占三十,各小门派一共占十个,还有十个随机发放,谁也不知会落到哪家宗门。乐归的话听不出毛病,但宗主总觉得哪里不对,静默半晌后又问:“你是如何通关的?”

“那位老前辈给了我防御的法器,说可平安度过第一关,”乐归面不改色,“还给了我两枚疗伤的圣药,我刚才服下之后,身上的伤果然痊愈了。”修炼之人耳聪目明,鼻子也尖,定然能闻出她身上的血腥味极淡,与其等她追问,不如提前说明。

宗主盯着她看了片刻,道:“过来。”

乐归老老实实凑过去,看到她把手虚覆在自己的伤口上也不怕,只是安安静静等着。

良久,宗主收回手:“果然已经痊愈。”

....疗伤圣药,你用来恢复三道小小的伤口?”有人忍不住开口了,“你可真会大材小用,为何不等回来之后让我们给你疗伤,这样也好把圣药分给方才受伤的姐妹们。“因为这是我的药,”乐归一脸无辜,“我以为吃自己的药疗自己的伤,是一件很正常的事。”

“你...."那人噎了一下,却也无可反驳。。

“好了,”宗主放缓了脸色,“合欢宗今年没有拿到试炼名额,如今橘子可以参加,也算是咱们宗门的幸事,就不要再计较那些细枝末节了。”“什么幸事,丢人的事吧..."有人小声嘀咕。

宗主也只当没听到,只是眉眼和善地看着乐归:“去歇着吧,别误了后天的试炼。”

“是,宗主。”乐归答应一声,便直接回房了。

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众人终于难掩嫉恨,有人忍不住开口:“宗主,她侥幸得了如此机缘,却隐瞒宗门拒不上报,显然是对宗门有二心,宗主当真就这样放过她了?”“她报名之前并未遇到我们,上报又该去哪上报?“宗主警告地看了众人一眼,“如今她是替宗门出战,你们一个个的都给本座安分些,若是叫本座知道谁敢打她的主意,就别怪本座不念师徒情分。”"是。”众人不情不愿地答应。

这边乐归回了屋,第一件事就是关紧门窗,然后把被她揍得破破烂烂的镜子掏出来:“别忘了下禁制啊,我可不想被她们偷听。”“你都敢谎话连篇了,还怕她们偷听?”镜子刚捱过一顿揍,此刻言语尖酸刻薄,“你哪怕说自己是在路上捡的玉简呢,也总比说什么有人相赠强,现在这些谎话,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你是一块得了大机缘的肥肉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是中医,不是神棍

是中医,不是神棍

烟波碎
医者易也,罗裳先学易,后学医,医学数术皆精。因为意外,重生到八十年代,穿成了青州八院中医科的年轻中医。她穿来的时机并不好。赶上医院改革,要裁掉大部分中医,将原中医科外包,罗裳也在被裁之列。烂牌开局,罗裳放下面子,离开了八院,开了属于自己的中医馆。等她重新出现在八院时,已是某院特聘的中医专家。韩沉集训归来,才知家里的房子被租给一个小姑娘开医馆了。小姑娘一看到他就甜甜叫韩大哥,韩沉绷着脸,内心是警惕的
都市 连载 8万字
成蝶[娱乐圈]

成蝶[娱乐圈]

今婳
1:分手多年,路汐没想到还能遇见容伽礼,直到因为一次电影邀约,她意外回到了当年的岛屿,竟与他重逢。男人一身西装冷到极致,依旧高高在上,如神明淡睨凡尘,触及到她的眼神,陌生至极。路汐抿了抿唇,垂眼与他擦肩而过。下一秒,容伽礼突然当众喊她名字:“路汐”全场愣住了。有好事者问:“两位认识”路汐正想说不认识。却见容伽礼神色自若,薄唇漫不经心溢出句:“抛弃我的前女友。”2:所有人都以为容伽礼这样站在权贵圈顶
都市 连载 21万字
被远古病毒标记后[人外]

被远古病毒标记后[人外]

梨花疏影
5月28日入v,有万字更新掉落~专栏接档文:恋爱脑绑定退婚流系统后 清禾穿成末世o文的小白花女主,按照原作剧情,她会被男主花式强制爱,虐身虐心,最后喜提HE。 穿越来时,她正在经历原作最初、也是最经典的剧情——禁闭强制爱。 她与男主在荒星洞窟独处,男主将她关入科考队刚刚发掘出的工作箱内,要她窒息而死。 当然,这只是男主强制play中的一环,他斜靠在箱体外,笑容邪气散漫。 他故意吓唬清禾: “听说这
都市 连载 17万字
肉骨樊笼

肉骨樊笼

尾鱼
——女娲补天的石头,从哪来,补在哪?已知挡的并不是洪水,那到底是什么?
都市 连载 24万字
继兄在上

继兄在上

第一只喵
#“想好了吗?妹妹。”# # 踏进我的樊笼。 # 苏樱有三个继兄。 卢元礼骄横跋扈,视她为掌中之物 卢崇信偏执阴郁,对她虎视眈眈 唯有裴羁光风霁月,名动天下 可苏樱最怕的,就是裴羁。 当年她随母亲二嫁入裴家,致使裴羁家庭离散,父子反目 而她更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接近他,利用他 这段往事裴羁从来不提,但她深知他必定对她深恶痛绝 亦不敢再与他有任何瓜葛。 直到母亲故世,唯一可依靠的未婚夫被迫离开长安
都市 连载 12万字
念能力是二次元武器系统

念能力是二次元武器系统

甘木凛
【预收:《天然卷死鱼眼糖分控x2》】正在重温老番的我穿越到同人小说公认高危的猎人世界。还好初始地是鲸鱼岛。就在我下定决心在这个民风淳朴的地方宅一辈子的时候,叮咚,脑子里果然出现了一个系统。系统:想知道生命的真正意义吗?想真正——我:太老套了,闭嘴吧。系统:勇敢的少女啊!你来到这个世界的真正意义——必定是冒险!是冒险啊!当个死宅绝对达咩!!是这样的,像很多穿越者一样的典中典,我脑子里绑定了个系统。像
都市 连载 18万字